日本一级在线播放

3
The Superior and Pioneer Group for China chemical industry

聚焦化工热点 探索行业先锋

华鲁恒升EMC中试成功 30万吨规划产能成超级巨无霸

  1月18日,华鲁恒升早盘逼近涨停。前一日晚间,公司公告,于近日成功研发了电子级的碳酸甲乙酯(EMC)和碳酸二乙酯(DEC)产品。

  而该公司30万吨的碳酸二甲酯(DMC)已于2021年10月投产,并跻身国内DMC产能首位。

  其中,电池级DMC可以直接用于磷酸铁锂电池电解液溶剂,而工业级DMC则是EMC的最主要生产原料。

  至此,华鲁恒升已具备三种电解液溶剂的生产能力。就产品电解液溶剂而言,仅次于集齐五种溶剂产品的石大胜华和山东海科。

  “EMC规划产能30万吨,公司还计划新建30万吨DMC配套项目提供原料,目前该项目处于发改委备案阶段。”华鲁恒升证券部人士18日回应称。

  另据百川盈孚提供的数据,当前EMC价格为2.8万元/吨。以此简单估算,上述EMC产能达产后便带来超过80亿元的收入增量。

  从“红海”向“蓝海”

  现阶段,电解液中常用的有机溶剂有碳酸二甲酯(DMC)、碳酸二乙酯(DEC)、碳酸甲乙酯(EMC)、碳酸乙烯酯(EC)和碳酸丙烯酯(PC)五类。

  2021年最受关注,并被资本市场所熟知的是DMC,明星公司石大胜华去年股价大涨近三倍。

  而作为集齐上述五种溶剂产品的龙头,石大胜华此前却选择了转产。

  2021年12月27日晚,该公司发布多项投资投产公告,终止了原有的5万吨DMC项目,改为新建10万吨EMC项目。

  “EMC是工业级DMC的下游,而在2020年、2021年,工业级DMC新增产能特别多,行业面临一定产能过剩的问题。”百川盈孚一位负责电解液溶剂领域的分析师指出。

  如此一来,华鲁恒升就成了行业供求关系平衡的最主要的变量。同年10月,公司30万吨/年DMC技改项目完成,这使得国内DMC产能大幅增加。

  百川盈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月18日,国内碳酸二甲酯产能总计125.6万吨,其中产能排名靠前的分别为华鲁恒升(30万吨)、浙江石化(20万吨)、石大胜华(12.5万吨)、中盐安徽红四方(10万吨)。仅就DMC产品而言,华鲁恒升相当于“出道即巅峰”。

  而随着国内新投产项目的增多,DMC价格在经过2021年下半年的大幅上涨后亦出现明显回落。

  2021年初,国内DMC价格在7000元/吨左右,同年7月开始上涨,10月20日上涨至14010元/吨的高位,随后出现明显回落,至今价格维持在9720元/吨附近。

  上述背景下,DMC市场竞争明显加剧,行业内公司开始寻找新的蓝海,而向下游EMC产品延伸就成了不少企业的选择。

  “产能迅速增加背景下,不少工业级DMC生产商开始计划向下游EMC延伸,但是具体项目尚未落地。”上述百川盈孚人士表示。

  据她介绍,EMC生产过程虽然也需求一些其他辅料,但是按照当前价格来看,其利润率也要明显高于DMC。

  华鲁恒升的动作,无疑算是最快的。

  按照公司17日晚公告显示,“经分析检测,试验装置已经打通工艺流程,产品质量已达到电子级的标准”“碳酸甲乙酯和碳酸二乙酯为公司中试实验产品,中试系统尚处于进一步优化中……”

  换言之,公司DEC产品研发成功后,亦不排除会复制此前抢占DMC市场的案例。

  营收增长多极发力

  据了解,华鲁恒升的高端溶剂项目将规划建设于德州运河恒升化工产业园区内,采用催化脱羰技术,建设60万吨/年DMC装置,并采用酯交换反应技术,建设30万吨/年EMC装置,复产5万吨/年DEC。

  装置建设周期为2021-2023年,建成投产后,可年产30万吨DMC、30万吨EMC、5万吨DEC。

  若上述项目能够落地,华鲁恒升将新增30万吨EMC产能,如果与当前行业产能数据进行对比,30万吨相当于是“巨无霸”一般的存在。

  前述百川盈孚人士给出的数据显示,目前石大胜华EMC产能为6万吨、山东海科产能为3到4万吨,其他东北地区中小型企业合计产能在15到17万吨之间。

  而相比于DMC,EMC当前价格亦相对强势。

  2021年初,国内EMC价格为2.1万元/吨,同年7月见底跌至1.9万元/吨后,11月初上涨至3万元/吨,目前价格仍然高达2.8万元/吨。

  仅此一项,30万吨EMC产能便对应了84亿元的货值。去年10月投产的30万吨DMC产能,按照市价换算后也可带来近30亿元的收入增量。

  当然,上述预估值只是基于当前产品价格的估算结果,未来DMC、EMC都会因产能的释放情况有所变化,并导致相关业务盈利趋势的变化。

  需要指出的是,华鲁恒升的扩产并非全部集中于电解液溶剂领域,还包括了化工新材料等多个方面。

  如30万吨/年己内酰胺及配套装置,达产后可年产己内酰胺30万吨、硫铵48万吨,项目预计2022年上半年投产。

  尼龙66高端新材料项目。装置建设周期为2021-2023年,建成投产后,年产尼龙66高端新材料产品8万吨、己二酸14.8万吨、硝酸18万吨、副产二元酸1.35万吨。

  可见,从2021年开始,华鲁恒升就已经步入了密集扩产周期当中,而上述电解液溶剂和新材料项目的落地,将为公司带来相对确定的收入增量。

  华鲁恒升在制订股权激励业绩考核标准时,大概率已将上述因素考虑进去。

  去年底,华鲁恒升推出股权激励时的业绩考核标准为,以2020年营收131亿元为基准,2022/2023/2024年营收增长率不低于80%/85%/160%,对应2024年目标营收341亿元。